2016年8月22日星期一

靜謐的夜晚整合著思緒如水的記憶

當蝕骨的寂寞穿插了曲折,經年往事,盡化作杯中烈酒,於風清月淡時,澆灌於柔腸千結。

如果說世事真有彈性,為何只有枯木逢春的佳話讓人喜聞樂見,而破鏡重圓的美談卻連抹稀泥、裝門面、走過場的形式都消失的無影蹤了?

似乎近來,酒越喝越易醉。壹如今晚,不知不覺就醉了酒,眼眶澀澀的,像有淚珠兒滴落……

循燈影而徊,流淌在微濕的心間。

忘了有多久,再不敢寫下只言片字,我怕渲染的筆墨,將情節變得沈重。有時候,很迷糊,照顧不到別人的情緒。那麽,能否與我說,是什麽原因,傷了妳。抑或,我能為妳,做些什麽……

今晚,月柔了夜,酒醉了我。日子,來來去去;故事,起起伏伏。終日凝眸,看世事變遷,壹切都已遙遠,少了初識的壹份悸動,再不是曾經的那份真情,才猛然驚覺,歲月已讓人失去太多。

窗外,有風吹過,在這余熱散盡,微涼的夜色裏,所有躁動、喧囂、愁悶的情緒都被逐壹熄滅,歸於靜寂。該來的已來,該去也去,人生何處無離情與漂泊的倦意。

茫茫歲月輾轉,看終結之數,顧盼無言。依舊是花冷落,人去遠,紫陌紛呈裏往來不盡拈香的世俗,滾滾紅塵下封無數飄散的雲煙。

光陰的壹端,我迷離的雙眼,在時間的夾層中駐望流連。這凝視,沈重得惶惶不可終日,卻依舊未看到水木清華的逸景與夙願信受奉行的歸宿。

時流不輟,年輪相形,不料想,竟過去了那般久……

狂歌或可消惆悵,濁酒何能慰寂寥,壹如我舊時寫下此句的心情。

今夜,我醉了酒。依稀記得故事中,圍城有門,花事了然,大片的暖陽從遼闊的湖水中折射於芳草地,岸邊縱歌自傲,壹襲青衫長笑,壹如揮灑詩酒青春的愜意;而今,新夢渾如昨,故人不似初,惟

余妄自菲薄意緒天涯的飄零,以慰清絕。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